有正规的手机兼职吗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13家出版发行集团获誉“全国文化企业30强”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
作者:
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
阅读量:202

11月16日,光明日报社和经济日报社在北京联合发布了第12届“全国文化企业30强”名单。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、上海世纪出版(集团)有限公司、山东出版集团有限公司、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、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、中原出版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、四川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、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、安徽新华发行(集团)控股有限公司、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、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、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有限公司等13家出版发行集团入选。

从本届“30强”企业有关情况看,骨干文化企业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、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有机统一,总体规模实力进一步提升,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持续稳定增强,体现了文化产业良好的发展势头。

本届“30强”2019年度合计主营收入4346亿元、净资产5519亿元、净利润503亿元,三项指标均创历史新高,分别比上届“30强”增长4.4%、51.8%和10.3%,且净资产首次突破5000亿元大关,净利润首次突破500亿元大关。

为鼓励文化企业深化改革、加快发展,光明日报社和经济日报社按照鼓励先进、支持创新等原则,继续发布了“30强”提名企业,对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等20家企业予以提名。

百年书店接连“求救”,靠情怀可以“续命”吗?

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

电子阅读的兴起让实体书逐渐淹没在数字洪流之中,新冠疫情之下,本就步履维艰的实体书店更是雪上加霜。不久前,有着93年历史,堪称纽约“最辉煌文化地标”的Strand书店发出“求救信号”。

Strand书店第三代掌门人——南希•巴斯•怀登(Nancy Bass Wyden)在推特发布声明表示:

过去93年,我们挺过了大萧条、两次世界大战、仓储式大书店、电子书和网络书店的影响,我们是这条‘书店一条街’上唯一幸存至今的实体书店。但在新冠疫情下,书店人流量大减,店内活动停办,游客寥寥无几,我们无法生存。

她的求助很快得到了响应。声明发出后的周末,书店收到了2.5万个订单,销售额接近20万美元,甚至导致书店网站崩溃。

而继Strand发出“求救信”不足一周,位于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也选择向读者求援——其表示,新冠疫情让顾客们望而却步,书店正面临“艰难时期”。

读者帮助喜欢的书店熬过难关,大量涌入的订单能解燃眉之急,但长久来看,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在哪?

来自读者的温暖

“我是在Strand长大的。我从未想过它的财务状况会变得如此糟糕,以至于我不得不写信给朋友和忠实的顾客寻求帮助。写这篇声明很痛苦,但这正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困境。”在求助信中,南希如是写道。

Strand书店创办于1927年,名字取自19世纪云集知名作家和出版商的伦敦街道——Strand大街,创办者本•巴斯(Ben Bass),也就是南希的爷爷,希望这个书店不仅仅是读者们的阅读场所,也是文化名流们的聚会点。

彼时被称为“书店一条街”的纽约第四大道风头正盛,包括Strand在内,共有48家书店分布在6个街区中。而时至今日,只剩下Strand书店了。

93年来,我们经历了大萧条、两次世界大战、大卖场书店、电子书和网上销售的考验。我们是原48家书店中最后一家仍然屹立不倒的。

眼下,Strand正在经历开店以来的最大危机。受新冠疫情影响,美国各地独立书店的销售量下滑。美国书商协会(Americ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)表示,自疫情爆发以来,每周都有不止一家独立书店关闭。

这当中,规模较大的独立书店面临的压力更大,因为它们在店面和员工方面的支出更高,需要更多的销售额来维持运营。作为目前世界最大的二手书店,Strand以往会通过读书会、签售会等活动来增收,有统计显示, Strand书店每年通常举办大约400场活动。

但疫情影响下,纽约旅游业几乎完全停摆,书店的人流量急剧下降,店内活动也全部无法举办。

在23日的声明中,南希提到,“与去年相比,Strand的收入下降了近70%。我们获得的贷款和我们的现金储备让我们熬过过去亏损的8个月,而现在,我们面临一个转折点,那就是我们的业务已经无法持续了。”

消息发出后,人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更多人参加到拯救Strand的行动中来。网友Grayson留言:“我们不能失去这个国家珍宝。当我住在纽约的时候,我一个月就要去三次Strand书店。它是纽约市的标志性建筑,为无数人的生活带来了欢乐、思想、想法和意外。请大家快去下单!”

受此影响,书店的订单迎来激增,“在我发布推特后的第一个周末,书店收到了25000份订单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一天收到订单数是300。”南希告诉我们。

人们对于Strand书店的热情已经超过了南希的想象。“经过93年的经营,我们拥有忠实的客户。当我把信发出去的时候,我就想到会得到很好的回应,但我们还是被大家的热情反应和慷慨大方弄得有点不知所措。”

“有一位来自布朗克斯区的女士从我们这里买了197本书。还有人为我们的员工举办了一个披萨派对。有些人主动提出愿意免费来书店工作。我也收到了一些人关于财务和营销方面的建议。”南希谈道。

“求救”的不止一家

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蔓延,美国约翰斯•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9日0时24分,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00万例。

疫情给书店业带来了强烈的冲击, 10月28日,位于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(Shakespeare &Company)也选择向读者求援——其表示,新冠疫情让顾客们望而却步,书店正面临“艰难时期”。

在莎士比亚书店发给顾客的电子邮件中写道“和很多独立企业一样,在这段亏本经营的时期,我们一直在挣扎中前行,试图找到一条出路。”并补充说,“我们尤其感谢在网站上发来的购书订单,谢谢你们有兴趣通过这一渠道来支持我们。

作为巴黎的文化地标,莎士比亚书店开设于1919年。有人说它是“世界上最美的书店”,有人称它为“文学的守护神”,还有人认为它是“书店伪装下的社会主义乌托邦”。

20世纪初,包括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、海明威、英国诗人托马斯•斯特尔那斯•艾略特,以及爱尔兰作家詹姆斯•乔伊斯等,都曾是这家书店的“座上宾”。

然而在疫情之下,莎士比亚书店也遭遇了“生存危机”。在法国第一次全国封锁中,不仅关闭了所有书店,为了保护店员、顾客和快递从业者,还暂停了大部分的网上下单服务。

“自第一波疫情以来,销量已下跌了80%。”现任掌门人西尔维娅•惠特曼(Sylvia Whitman)表示,书店已花完了所有积蓄,虽然得到了政府的帮助,但这些并不能涵盖所有费用,“我们拖欠了很多房租”。

然而,就在“求救信”发出的同一天,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,法国将于10月30日正式实施第二次全国“封城”,为期一个月。

马克龙表示,当前法国的第二波新冠疫情严重,比第一波疫情更加困难和致命,因此现在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应对,包括酒吧、餐馆等非必需公共场所将再度关闭。

据统计,法国有3000家独立书店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截止到目前为止,如果算上第一次全国封锁,书店在今年经历了“两个半月的运营亏损”,考虑到圣诞节将至,这期间书店销售额通常会占到全年营业额的25%,如果继续停止营业,情况只会更糟。

据《卫报》消息,在第二次全国“封城”的消息发布后,法国出版商协会、法国书店协会和法国作家协会已发出联合声明,呼吁允许书店与超市、药店一同继续营业。

“正是由于剧院和电影院关闭,才让书店是成为大众在疫情期间能够接触文化的最后途径,”在法国书商联盟主席安妮•玛特尔(Anne Martelle)看来,“相比拥簇在影院里看电影,去书店看书、购书显然是一种低风险的文化活动。”

未来如何“自救”

西尔维亚表示,自28日莎士比亚书店开始招揽顾客以来,店里就得到了铺天盖地的支持并接到了一些订单。她认为:“这将成为真正的推动力,帮助我们度过下一章节。”

南希也提到,声明发出后的周末,书店收到了2.5万个订单,“如此多的支持让我充满力量,也激励我继续为书店的未来而奋斗。”

“情怀变现”或许是疫情之下的应急之举。但长久来看,靠自己活下去,才是商业的自我救赎。

对实体书店来说,这次疫情可能极大改变人们的生活和消费习惯,实体书店业必须要去面对、调整、改善自身,让更多顾客能从书店里发掘更多的价值。

事实上,无论是Strand书店,还是莎士比亚书店,之所以能在时代的淘洗中胜出,必有其过人之处。从书店的角度来讲,这里给予了读者无尽的想象——

Strand书本数目数量庞大,据称每本书首尾相连,甚至可达18英里,因此有“18迈书屋”之称。且选书的眼光独到,种类全面,曾以10万美金售出过莎士比亚的开本,及1万5美金售出过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的第一版。《三体》在收获雨果奖之前,也已是Strand书店的力荐之作之一。

莎士比亚书店主管霍根(Octavia Horgan)也曾表示:“在电子阅读的背景下,我们境况还不错,我们坚信自己提供的产品比对手更优质。莎士比亚书店的信条是,在网络书店你只能买到普通的书,但如果你想给朋友一件特别的礼物,我们会帮你办到。”

此外,莎士比亚书店还致力于把小的独立出版商的书放上书架。“我们在世界上不停找小的出版商,因为他们会给我们一些灵感的启迪。我们知道其实书店必须要支持小的出版商,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就像读者支持独立书店的重要性一样。”霍根说。

当然,书店所带来的体验,远不止店内消费这一项。“为了给我们的客户提供他们在其他地方无法获得的独特体验,我们需要展示我们的创业素质,要有创造性,并更加重视网络。”南希告诉城叔。

据南希介绍,Strand有一项Books by The Foot 的服务,可以根据客户的特殊需求,为其提供定制化图书挑选服务,选择书的标准可以是题材或颜色,也可以是主题。

例如,在《夺宝骑兵4》拍摄期间,Strand书店曾为剧组找来许多1957年出版的褪色或深色的书,以衬托电影的年代感。

一方面,Strand在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,线上互动频频;另一方面,它也举办丰富多样的文化活动。在南希看来,正是书店本身角色的延展,让其在亚马逊冲击图书市场之时,仍有机会持续繁荣。

“从我记事起,人们就一直在说书店会消失。其实人们喜欢印刷书籍,喜欢它的气味,触觉和体验。但是更重要的是,书店通常并不仅仅是一个卖书的商店,它也是一个社区中心,人们会在这里不断发现新事物。”南希说道。